币圈-财经新闻

财经最新新闻

郎情妾意?小商品城斥资4.49亿收购海尔金控手中支付牌照

近日,上市公司浙江中国小商品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小商品城;证券代码:600415.SH)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与海尔集团(青岛)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海尔金控)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公司以4.49亿元收购其持有的浙江海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海尔网络)100%股权。

根据公告内容,若能顺利完成收购,海尔网络将成为小商品城全资子公司,纳入合并报表范围。而海尔网络100%全资持有的快捷通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快捷通)也将一并被小商品城收入囊中。

央行信息显示,快捷通于2013年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支付牌照有效期至2023年,业务类型包括全国范围的互联网支付。

小商品城重金求购支付牌照

改革开放以来,义乌率先建立起小商品市场,经过40年的发展而逐渐成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

1993年12月,经浙江省股份制试点工作协调小组批准,在由浙江省财务开发公司、义乌市财务开发公司等6家机构共同出资发起下,浙江中国小商品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小商品城)应运而生。除去主营市场开发与配套服务外,当前,小商品城还提供网上交易平台和服务。

2020年年报显示,2020年10月,小商品城上线与实体市场融合的“chinagoods”贸易综合服务平台,依托市场7.5万家实体商铺资源,服务产业链上游200万家中小微企业。

截至报告期末,平台入驻商户5万家,正式上线后至报告期末累计成交额28.94亿元,日均访问量超过325万次。小商品城表示,“chinagoods”将是公司进军数字化经济的重要举措。

在此背景下,获得一张网络支付牌照,便显得尤为重要。然而,从2013年小商品城公开表示将申请支付牌照到现在,8年时间内,小商品城始终未能如愿。

2011年,小商品城出资成立义乌中国小商品城支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搭建起线上线下相结合的第三方支付平台“义支付”。

2013年,小商品城开始着手准备支付牌照申请材料。2014年,央行杭州中心支行通过了义支付牌照申请,但申报材料在上报央行总行后,一直未能获批。此后支付牌照管控日益收紧,直到2016年央行停止核发支付牌照,小商品城始终未能如愿拿到属于自己的支付牌照。

据统计,自2011年国内的支付牌照首次现身到2016年停止核发,五年间央行颁发了271张支付牌照,截至今年5月北京银联商务等三张牌照终止续展,目前现存的支付牌照仅剩229张。

在支付牌照存量日益稀缺的当下,重金收购成了唯一选择。小商品城此次发布的收购公告中就提到,此前小米、拼多多、携程、唯品会等互联网企业,均是通过收购等方式获得的支付牌照,以此实现支付市场的布局。

而此次收购一旦完成,也意味着小商品城将借道快捷通取得互联网支付业务资质,有助于为chinagoods平台打通支付通路、降低支付成本、提升客户交易体验。

海尔金控卖“子”之心早已有之

一边是小商品城4.49亿斥重金购买支付牌照,另一边,海尔金控早就有意甩掉海尔网络旗下快捷通这颗“烫手山芋”。

公开资料显示,快捷通成立于2012年7月,并于2013年7月成功获得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正式成为持牌从事网络支付业务的第三方支付企业。2014年3月,海尔网络全资入股快捷通,快捷通也凭借海尔网络下唯一一家子公司身份,正式并入海尔集团体系。

收购之后,快捷通主要承接海尔以及海尔金控旗下相关业务,如为电商平台、网上金融超市、理财产品等提供在线支付结算服务,或者为经销商在线采购平台提供供应链融资的相关结算服务等。

然而,几年运营下来,快捷通不仅在海尔集团内未能发挥预期价值,还因此前多项违规致使海尔集团声誉险些受损。

据此次收购公告显示,2020年末,快捷通资产总额为9.32亿元,净资产为1.46亿元;2020年度,快捷通实现营业收入为9216.77万元,净利润亏损1417.87万元。

而海尔网络的经营数据同样不好看。

2020年末,公司合并资产总额为 9.33亿元,净资产为 1.56亿元;2020 年度合并营业收入为8990.35万元,净利润亏损1420.54万元。2021 年一季度末,海尔网络合并资产总额为6.77亿元,净资产为1.51亿元;2021年一季度合并营业收入为2198.25万元,净利润亏损513.06万元。

同时,小商品城公告中还指出,截至到2020年底,海尔网络背负7.7亿元的其他流动负债,主要系快捷通开展第三方支付业务,客户或用户收单交易尚未提现或代付交易尚未支付而留存的款项。

与此同时,因业务屡屡违规,快捷通不仅被多次罚款,还因涉嫌为高利贷app提供支付通道等违法业务将海尔金控也一并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月,快捷通因违反业务管理规定、损害客户合法权益的行为,被央行杭州中心支行处以7万元罚款。

2020年9月,快捷通又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及交易记录;未按规定履行可疑交易报告义务三项违反《反洗钱法》行为,被央行杭州中心支行合计罚款250万元。

此外,早在2019年315晚会上被曝光“714高炮”后,多数支付机构便已经停止与违规网贷合作,但快捷通却依旧顶风作案,被爆为涉嫌高利贷APP提供支付通道并私自扣款。

据媒体报道,大量用户投诉快捷通为芒芒分期、来钱花、享花花等多款借贷APP提供支付通道,免密划走会员费等。而经投诉人证实,订单确通过快捷通支付平台支付。

作为快捷通唯一实控人,一时之间,海尔集团也成为众人口诛笔伐的声讨对象。

据小商品城的公告显示,海尔金控业务领域广泛,涉及融资租赁、金融保理、金融科技、PE/VC投资、产业并购、资产交易等领域,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A。2017-2019年分别实现营业总收入54.39亿元、74.99亿元和75.35亿元。2020年度合并营业收入为70.48亿元,净利润为38.87亿元。

而支付只是海尔金控的一部分业务,对整体的收入贡献不大。并且,随着海尔金控战略方向的转移,砍掉亏损业务,及时回笼资金也成为海尔金控的现实考虑。

郎情妾意?交易尚需央行批准

据悉,早在两年前,数字货运平台满帮集团就欲与海尔金控交易,通过收购快捷通获取支付牌照,但最终因种种原因双方未能达成协议。

而此次小商品城与海尔金控的这笔交易,同样充满变数。

按照《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规定,支付机构变更主要出资人的,需要在向工商登记机关申请变更登记前报中国人民银行同意。

这也是小商品城和海尔金控交易二期交割的先决条件。公告显示,此次交易股权转让款将分三次支付,由受让方在各期交割日后3个工作日内支付,三次分别支付总价款的15%、40%及45%。

目前一期交割的主要先决条件已经达成——小商品城已经就本次交易取得义乌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的批准;二期交割主要先决条件为海尔网络和标的公司已取得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本次交易的核准;三期交割先决条件则包括工商变更登记完成。

因此,若此次交易无法取得人民银行同意快捷通变更主要出资人的批准,对小商品城而言,无异于在支付牌照领域的努力再一次告吹。同时,对急于出售的海尔金控来说,也意味着公司还需继续捆绑快捷通这个“拖油瓶”负重前行。

而倘若能够获得央行批准,对于被交易的快捷通本身而言,在已经成为海尔金控价值洼地多年之后,能否借助小商品城实现“逆天改命”,也仍然有待时间验证。

头图来源:图虫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Z-BlogPHP 1.7.0

网站地图 ©2017 - 2021 粤ICP备16044666号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