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几分钟即可购买加密货币

即刻开启您的全球领先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之旅

币安
币安 | Binance
全球最大的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
注册线路-1 立即登录-1 注册线路-2 立即登录-2 注册线路-3 立即登录-3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
不懂注册或进微信群的请加以下微信
币安-首页
币安
币安 | Binance
全球最大的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
注册线路-4 立即登录-4 注册线路-5 立即登录-5 注册线路-6 立即登录-6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
不懂注册或进微信群的请加以下微信
币安-首页
币安
币安 | Binance
全球最大的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
注册线路-7 立即登录-7 注册线路-8 立即登录-8 注册线路-9 立即登录-9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
不懂注册或进微信群的请加以下微信
币安-首页
币安-首页
-->

币安合约50倍杠杆,币安合约最高多少倍

比特币 6 0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胡艳明 “我就是在赌博”。

聊到交易心态时币安合约50倍杠杆,不少炒币者会用这句话总结。

如果留意,你也许还会听到不少身边人一夜暴富的财富故事——吸引着更多新鲜血液涌入市场币安合约50倍杠杆;他们多是以小博大、赌徒式交易心态。

这也被视为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但大多数投资者都抱着侥幸心理以为自己不会是最后那个拿到花的人。

5月18日晚间,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与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名公告。第二天,全球加密货币集体遭遇重挫。其中,比特币一度逼近3万美元大关跌30%,以太坊一度跌46%,莱特币一度跌51%。

大跌之后,有人抄底,也有人还在观望。5月19日的大跌也被视为2017年9月4日七部委警示虚拟货币交易风险之后的历史再次重演。多年来,有人早已实现财富自由,也有人频繁交易但并没有赚到钱,更有人在亏掉本金后,黯然离场。

“小韭菜”

“我就是一颗小韭菜,没本金,没资料。就跟炒股买基金是一样的,这个更刺激而已。”当记者提出能不能采访,李山连连拒绝,说自己比不了资金几千万的大佬,没有采访价值。

李山正是这个生态里最常见的一类人,因为新奇入了圈,在跌宕起伏的行情中浮沉。他是一家公司的设计师,20多岁的年纪,对新鲜的事物充满好奇心,之前也炒股,但是没有赚到钱,从网上或者身边人的故事中了解到炒币,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入场。

开始,抱着赚了就赢了,赔了就离场的心态,李山初期做现货交易,就是直接在市场上买卖现有的虚拟货币。

但是李山买的现货虚拟货币,一直没有大行情,在他看来都是小打小闹。他开始接触到合约。

币安合约50倍杠杆,币安合约最高多少倍

合约就是加杠杆,可以选择做多或者做空。合约的概念有点类似目前国内期货的交易方式。有些平台的杠杆最高可以开到150倍,盈亏在瞬间放大。

币安合约50倍杠杆,币安合约最高多少倍

合约只交易主流虚拟货币,比如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等,李山认为别的币体量小,容易被庄家操控。现在币安、火币、欧易(OKex)几家交易平台都提供合约服务。欧易(OKex)现在最高杠杆可以加到120倍,盈利和亏损都可以乘以120倍。

“陷入人性的缺陷里,跟赌徒一样,赚了还想再赚更多。”他这样形容自己的心情。但李山最终在5月19日被爆仓。

也正是因为参与合约交易、做杠杆,导致暴跌当日很多用户爆仓,且很多平台无法交易,也没法补保证金,不少投资者损失惨重。

李山与投资者在私下交流猜测,有可能是用户量操作太多,导致系统宕机,因为以前有大行情时候也这样。

有也有人认为是平台故意“拔网线”。大家将爆仓却无法追加保证金的现象形容为“挨个接受枪毙”。后来不少投资者成立了“火币维权群”,认为是火币的系统问题导致无法追加保证金导致被爆仓。

在李山身边,有人从10万本金赚到几百万币安合约50倍杠杆;有人巨亏1000万、3000万。他一开始觉得,赔完就不玩了。但5月19日暴跌后,第二天又涨回来了不少。

李山还是在账户里留了8000块钱。5月20日,李山还是用8000块钱买了以太坊“来抄底”。

抄底

在5月19日虚拟货币暴跌当晚,看到手机消息弹窗“比特币现价$33000”,阿肯快速打开手机交易软件,冲进去用账户所有的钱买了比特币。

币安合约50倍杠杆,币安合约最高多少倍

当时账户只有750美元,买了之后,比特币价格还在跌,当价格到3万美元的时候,她还想继续买,但这时候手机交易系统十分缓慢,已经充不进去钱,买不了了。

阿肯是一家外资企业员工,2017年底,她的同事在炒币,她同事的室友因为炒币赚了很多钱,20多岁就在北京全款买了宝马汽车。后来这位室友辞掉了在BAT的工作,专心炒币,并且帮新发虚拟货币做中介。

虽然同事没说具体赚了多少钱,但阿肯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他们都赚到了不少钱,而且他们已经不仅仅局限在炒币,买了两台主机和显卡,在家挖矿。

听完介绍,阿肯觉得,这事挺有意思,不止能赚到钱,主要是很新奇。当天下午,她就在火币开了账户,买了一些比特币。她清楚的记得,当时一枚比特币价格6600美金。

没多久,比特币已经涨到1万多美金。中间她一直在尝试交易,买进买出,还帮朋友在其他交易所开了户,做短线交易,但朋友并不认可比特币的理念,很快清仓退出了。

到了2018年,阿肯家里有事需要用钱把账户全清仓。总结下来,投了不到一万块,赚到两万块。后来阿肯也在持续关注,但此时比特币已经涨得比较高了。

币安合约50倍杠杆,币安合约最高多少倍

最近马斯克又带火了虚拟货币,同事又建议,可以用点小钱学习一下做合约交易。她又重回“币圈”,到5月21日中午,她告诉记者,750美金买的比特币已经涨到了877美金。“炒币的本质就是赌博吧。”阿肯还是想短线买卖,赚个差价就好。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海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管清友提示,加密货币投资风险极高,波动和回撤巨大,比特币并不适合普通投资者。

他认为,真正能在比特币上赚大钱的人只有两类币安合约50倍杠杆:一是比特币的信仰者。第二种是比特币的投机者,他们认识到了比特币的投机意义,在各大关键时间点忍受住了剧烈的波动,最终赚到了这份收益。“但总的来看这两种人都是极少的。”

站在普通投资者角度,管清友称,这样的一个波动性巨大、头部化明显的投资标的并不适合做有人,投资者还是要认清楚自己的定位,选择和自己情况相匹配的标的进行投资。

至于大跌之后很多人问能否抄底,管清友表土,先认清这四个问题再做决定:一是价值性。二是波动性。首先要考虑能否承受住巨大的波动,暴涨暴跌是比特币的常态,“5.19”这样闪崩30%不足为奇,2018年从2万跌到3000,一年跌幅超过80%,不仅仅是腰斩。三是流动性。2%的账户控制了95%的比特币,大量比特币集中在少数人手中,流动性不佳,暴跌交易所宕机卖不出去的情形时常发生。四是时差性。比特币暴涨暴跌通常发生在深夜,如果不能深夜盯盘,可能一不小心就坐了过山车。

“这个圈子还是一样”

“这个圈子里还是那些人,还是不正规,割韭菜的行为还是没变。”不过,可能多了一些靠谱的项目,王亦凡这样总结。

他2017年就入了币圈,当年9月4日七部委发布文件后,币圈暴跌,当时记者和王亦凡交流,他告诉记者,7万本金瞬间亏的只剩下1万。

那一年,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募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不是数字货币,不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等货币基本属性,存在着交易风险、垄断风险、技术风险和制度风险。非法从事比特币交易和投机,或打着“数字货币”幌子进行非法代币发行融资(ICO)、非法传销活动,不但可能给投资者带来巨大风险,还将可能影响国家金融稳定和社会秩序,因此必须进行严厉打击。“94政策”也成了虚拟货币圈公认的标志性事件。四年过去,王亦凡没有离开这个行业。四年中,王亦凡基本都在持币,但很少关注价格涨跌。他主要买的是行业市值靠前的虚拟货币。之前,手上持仓市值还有一百多万,5月19日暴跌后,他的持仓币价值跌了60%,现在账户只有几十万。他自嘲自己变成了一个老韭菜。“理论上应该是财富自由,”但是他还没有。他总结说,在这个圈子里想赚钱,要不就是投资对了币种,抓住了在牛市最高点;要不就是发币、割韭菜,这可能涉及到一些灰色地带。在他看来,没底线的人赚钱还是挺容易的,这些人赚的钱就是别人亏的钱,但是这样也有风险。

在“94政策”出台前,国内不少项目打着虚拟货币的幌子融资,当时王亦凡就看不上空气币,现在依然看不上。他认为现在市场上的狗狗币,柴犬币都是空气币,也是因为这些动物币的带动,空气币又重新起来了。

王亦凡认为,与空气币相对应的,是有具体应用场景的虚拟货币。它们可能“有所谓的价值。”例如,以太坊有应用场景,去中心化的计算机网络,很多智能合约部署在以太坊,发币只是其中的一项功能。

币安合约50倍杠杆,币安合约最高多少倍

现在的交易平台例如火币、币安、欧易,虽然主体注册在国外,但是主要团队还是在国内。最近又有不少人向王亦凡咨询怎么买币,他感觉,近期行情有点像2017年,又有新的血液开始入场了。

不过大跌之后,这两天微信群里冷冷清清,基本没有人发言。“亏钱谁有闲心瞎聊”,有群友说。另外一个群友说,币圈微信群,堪称加密货币市场冷热的晴雨表,群不活跃了,说明在跌。群活跃了,说明在涨。

董希淼表示,对于市场普通投资者而言,对金融管理部门和行业协会所作的提示并没有引起重视。而部分金融机构、支付机构,也存在为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支持等情况。特别是今年以来,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价格暴涨暴跌,相关炒作、交易活动非常火爆。这不但损害了投资者合法权益和财产安全,也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正常经济金融秩序。因此,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等三大行业协会就防范虚拟货币炒作风险再次发出公告。

在董希淼看来,公告并没有提出新的要求和规范,而是重复之前提出的一系列的要求和规范。他认为,下一步,金融管理部门应加大对非法从事虚拟货币交易活动的打击力度,维护好正常的经济金融秩序,也为我国数字人民币正式推出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同时,投资者应充分认识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本质和风险,不参与任何形式的交易、投机活动。

标签: #虚拟货币 #数字货币 #比特币交易 #杠杆交易 #杠杆 #王亦凡 #李山 #币安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